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洛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洛民 首 页 商务精英 查看内容

盖茨临别接受采访 回顾和展望电脑业发展

2008-6-25 21: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26| 评论: 0

摘要: 盖茨临别接受采访 回顾和展望电脑业发展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6月24日 09:15新浪科技   导语:微软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比尔·盖茨(Bill Gates)将于本月底辞去微软首席软件架构师一职,正式退出公司日常管 ...

盖茨临别接受采访 回顾和展望电脑业发展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6月24日 09:15  新浪科技


  导语:微软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比尔·盖茨(Bill Gates)将于本月底辞去微软首席软件架构师一职,正式退出公司日常管理事务,全身心投入慈善事业。盖茨的离去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日前,《PC Magazine》前主编迈克尔·穆勒(Michael Miller)对盖茨进行了专访,二人回顾了过去30年电脑业的发展历程,并展望了电脑业未来发展方向。


  以下是这次采访的详细内容。

  第一部分:成功与失败

  穆勒:从技术角度讲,你认为自己最成功的地方是什么?是推广PC的使用,还是提供图形用户界面?

  盖茨:最重要的事情是开创了软件业,并将这个平台向所有人开放。一切还要追溯到针对Altair开发的Basic语言以及Commodore PET、TRS-80、Atari 800、Apple II,即人们做事情所用到的程序库的建立。在PC普及之前,并不存在什么软件业。最神奇之处是电脑变得如此便宜,用户需要大量软件,所以,有人开始大量出售软件,并给软件定了相当合理的价格。如果是在一个电脑售价昂贵、数量不多的时代,这种软件数量多、价格低的神奇是不可能上演的。在我们推广使用PC前,大多数软件制造公司都将此视作副业。

  我们主要着眼于软件业的整体发展,并为之做了一些重要的贡献。我们逐步发展了软件业的平台:从Basic到DOS,从DOS到Windows,从Windows到.Net Internet,再到modeling、“云计算”和自然用户界面。由于硬件性能的提升,以及某些方案成为可能,软件平台不断在发生着变化。这产生了迥然不同的结果。我们是在建立一个软件平台和一家软件公司。

  穆勒:多年来,你也曾谈论过大量你认为将取得成功的技术,比如tablet PC、语音识别等等,但主流受众对这些技术的满意程度并没有达到你的预期。对此你怎么看待呢?是软件的问题、硬件的问题还是只是社会的问题?为什么有些东西的受欢迎程度令人难于相信,而有些东西却只能或多或少地立足于特殊领域呢?

  盖茨:想想保罗和我创建微软时都写了些什么,有一半的东西是我们希望通过软件加以实现的想定,而现在仍摆在我们前面。对于包括语言识别以及tablet PC的“数字墨水”在内的自然界面。我的看法是,它们并不是为主流受众准备的。你可以用“顽固”形容我的观点。

  我们必须不断升级软件和硬件。当前的互动方式——使用鼠标和键盘——仍具有压倒性优势,但在未来10年,这种互动方式将发生深刻变革,对此,我没有丝毫怀疑。但这种变革并不意味着鼠标和键盘退出历史舞台,而是通过引入语音、视觉、墨水等东西加以补充。出于对这些新技术的信任,微软才愿意投入数十亿美元资金。

  tablet PC被一些特殊人群所接受,但每年的销量只有数百万台,而不是数千万台。我相信这一数字会达到数亿。也就是说,我们的销售目标是达到现在的100倍,这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也相信它会发生。到时候,每一名学生都会拥有一台可以上网的tablet PC,允许他们进行编辑、创作、录制声音以及浏览。

  第二部分:漫长的旅程

  穆勒:为什么它花费的时间比很多人认为的长得多呢?

  盖茨:每一件事情都花了更长的时间。为何图形界面花了这么长的时间?为何网络的边线计算机花了7到8年这么长的时间?然后你就会接触到问题的实质了。

  拿图形界面来说,如果史蒂夫·鲍尔默和我全国各地到处跑,举行关于图形界面的研讨会,人们会说“不,太慢了,太难了,编不了软件”。奇怪的是,我们在向前推进。然后在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它变得如此明显,没有人再讨论它。所以,它是你奋斗这么长时间中不可思议的事情之一,当时没有人会说“呀,你是对的。”等一切事情都发生,他们又立即说“为什么你们还在讨论那个,当然那是对的。现在我们想讨论你的下一件事。”

  早先的128K苹果Mac机几乎宣告失败。之所以活了下来,唯一的原因是苹果和微软的技术人员能够把一些程序压缩并维持正常运行。接着,512K Mac机诞生了,而且销量不错。其间,出面为Mac机编写程序的公司有95%都倒闭了。因此,我们确实采取了以下举措:转向PC机作为主流办公设备;转向图形用户界面;接管数据中心,转向基于PC机的服务器。我记得《财富》杂志上有篇文章说,一些工作站增长率超过了PC机。于是,我们以高容量/低价位的方式研制基于PC机的系统,这些系统拥有和那些工作站一样的功能。我们不仅吸收了专用功能,而且还变成了一流的办公设备。

  这些惊人的事情都发生在以软件平台为基础的信息经济时代,所有这些高科技东西都需要时间磨练,从没有一夜成功的东西。有些产品仍在不断进步,但已初见端倪,如写字板式PC、网络电视和自然用户界面。它们是你所知道的目前未能实现的三款产品。如果你对这些东西的实现速度心存乐观,那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但是,对微软以及我们面临的形势来说,好的一面是,我们目前要做的是尽快推出这些产品。 我们会继续努力,不断更新改良。以网络电视为例:随着类似AT&T公司的到来,并宣称:“我们希望做一个胜于电视的视频平台,该平台的优势在于可实现私人化,目标化。”

  在视频平台成为社会共识之前只需等上2、3年,到时候,你可以跳过自己不感兴趣的内容收看新节目,观看你喜欢的更多节目。那时,人们会说:“啊哈,这是一个多么绝妙的想法啊。”不,他们会说:“当然!它为什么是任何其他方式?”因为任何其他方式都是愚蠢的。电视节目接入家庭速度的能力相当有限。现在,至少在富裕国家的城市家庭中,这种规则正在发生着改变。

  虽然还需要走一段很长的路,但是,很多东西终将会出现。就购物方式和习惯而言,在人们完全接受产品之前,改变人们惯用方式差不多需要经历一代人,无论这种科技有多大好处。电话界面和自然界面能起到促进作用,但是,所有这些东西都存在软件和硬件、价格以及围绕它们的行为事物的技术问题。

  第三部分:乘着互联网革命的大浪

  穆勒:当你回顾过去,重新考虑整个互联网革命时,微软在这个过程中哪些做得对,哪些做法不妥?

  盖茨:我们做对了的最关键的一件事情是,我们让1亿台PC等着连机。

  当时必须考虑在某个阶段的连通性成本以及应该接受的协议。它就是从大学环境产生的ARPA协议,对于这一事实,你了解吗?我在创办微软前,采用了许多这类协议。有时候一个小生境就能变成推翻那些协议的地方,它们都是特别好的协议,但是它们必须有效果才可以。因此动员所有人员、单位,创造大量适合的环境,就意味着连通性有了保证。

  我们不知道它会击中“曲棍”的哪一部分。多年来很多人公开宣称“互联网年”,我们也支持这一说法。当我们的公司不断发展,通过到大学采访,我们看到在一个特别的环境里,比如康奈尔大学,大学把课程要点放到网上,利用网络定购比萨饼,这些期望的门槛,我们已经跨越了。现在如果你将人口看成一个整体,你就有了采纳了不同接受模式的不同的人群。

  穆勒:你的团队花了很多时间开发网站和网络工具。在这一过程中,你采取过哪些正确的做法又犯下过哪些错误?

  盖茨:很多东西是通过实践得来的。我们收购了一些东西,现在是反思的时候了。正如我所说的,在这个派对屋里,我们是一群坐在角落里的冷静的家伙,手里只端着半杯酒。现在,只拥有10名员工的软件公司,价值已达到20亿美元。一家从事广告循环播放业务的公司估价也在5亿美元左右。我的员工也将目光对准广告循环播放,他们一直在说“我们难道不能打造第4种拳头产品吗?”

  如果你要做事情的思路很清晰,无数的资金便会随之而来。这非常奇怪,因为我们是一群拥有足够资金的人,可以在微软内部完成优秀软件的开发。如果你打造一款极受欢迎的软件,便会创造一个以它为中心的生态系统,这是我们在1975年的想法。当人们也都有了这种想法的时候,步子迈得太快了,他们并没有想到其他很多人也会在同一时间出手。

  上世纪90年代晚期,我们也曾陷入狂热,我们也收购了几家公司。我仍然坚持对Sidewalk的看法:这是将整座城市纳入其中的网站,你可以在上面找到所有的事情和商人,可以在上面计划所有的事情。Sidewalk将更多地应用在手机之上。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想法。我们创建了这家公司,但由于Expedia的缘故,我们付出了10亿美元,这主要与航空公司订票有关,而不是软件。我们创建了Expedia、Slate、Sidewalk、MSN,同时又收购了Hotmail和Link Exchange。我敢打赌,我都记不过来曾经收购的所有疯狂的东西了。

  我们的正确之举就是帮助企业考虑使用网络,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在这方面,我们的表现真的很出色。对于一些更具消费潜力的东西,究竟是否要牢牢抓住,我们很难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搜索引擎就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个,你难免会问“为什么微软不在初期就提供更好的搜索服务呢?”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到,也不希望这么做。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与其他任何人相比,我们的眼光放得更远。

  所以说,这就像是一片大海,一些大浪不时打来,有人恰好在浪尖上,他们在你知道冲浪这项运动之前就开始玩了。谷歌的创始人确实都很聪明,他们一开始就身处浪尖之上。谷歌虽不是第一个涉足搜索引擎的公司,但是他们的执行能力相当强,他们推出了AdWords软件,并用这套软件开创了一片天地,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他们确实做得不错。他们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并在这方面保持着良好的执行能力。

  软件业出售给企业的产品数量始终超过出售给个人用户的产品数量,这种事情也许永远不会发生。微软确实着眼于任何具有实效性的产品服务,比如怎样使员工的工作效率更高,如何发现IT部门的问题,公司网站的开发涉及到哪些方面。过去几十年,我们建立了同企业进行深入对话的能力,随时可以了解他们用软件做什么,以及他们怎样做。在这方面,我们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

  倘若你想知道,十年之后IT从业人员的工作效率为何会远远高于现在,我向你推荐微软科研实验室,它们会为你提供答案。那里储存了更多有关交互白板技术和面板式桌面的解答,可以演示未来沟通方式,以及模型如何让你表达想法。另外,在有关一些地方的员工工作效率为何比其它地方员工工作效率高的问题上,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事实上,很难想象你会提到其他什么领域,因为大多数人对软件发展的总体看法没有 IT从业人员那么深刻和广泛。这方面的经济价值相当高。

  这是微软有意发展的一个领域,但需要很长时间。首先,我们要扭转那些忽视IT的人的固有思想,接着我们必须掌握平衡这种关系的诀窍。现在,我们经常面临着满足从上至下的建设需要,甚至从产品研发之初就要面临着压力。我们用SharePoint做什么,我们用.NET开发平台做什么,这都需要一段时间去摸索。

  在目前这个阶段,Windows平台无论在性能和安全性方面确实有所提升。以Windows Server为例,它发展今天的水平确实令人难以置信。如今,主机(mainframe)依旧存在的问题与性能无关,而在于我们所编写的代码。我们不打算对代码进行重新编写。在性价比方面,任何人在主机面前都无能为力,不过,还存在继续改进的空间,毕竟代码是可以改写的。基于Windows的服务器和基于Unix的服务器使用相同的硬件,可以完成相同的工作,唯一不同之处就在于其代码。

        第四部分:云计算预测

  穆勒:人人都在谈论诸如“软件即服务”(Software as a Service)和云计算之类的话题,这些技术趋势对微软最著名的桌面计算有何影响?

  盖茨:有一个问题早已提出,即“在何处计算?天涯还是比邻?”。随着网络带宽的增长和延时的减少,计算任务的分割变得愈加灵活。分时计算曾造就了几乎没有本地计算的终端时代,不管是不是字符终端,也不管是IBM 3270终端还是X协议,除了结果展现,一切都在集中式服务器上进行。在互联网出现之前,PC又取代了终端。除了某些文件和数据库存储操作,其他都需要在本地PC上进行。绝大部分的任务处理,包括编辑、展示和交互,都在PC上完成。它的好处在于你可以离线工作,应答速度快,无须担忧网络延时。对于从分时计算时代成长起来的我们,若回头去使用终端,即使它功能再强,也会觉得不好用了。

  如今用户有了更好的平衡性。以浏览网站为例,尽管HTML比大多数展现协议更复杂,它仍属于展现协议的范畴,它回到了终端模型。但在HTML中加入活动控件或者本地脚本后,这些AJAX的东西可以执行某些代码。所以这有点讽刺,让人称颂的网站并不是仅使用HTML展现的网站,而是利用了本地执行机制的网站。

  我们可以集中本地和远程两种方式的优点,让用户调用在互联网中另一台电脑上的子程序。已有的一些开发工具可以远程调用一项服务,却让用户以为是调用本地子程序。

  计算机科学中的总体趋势是少写代码。什么样的技术可以让减少编码量呢?许多已有技术,例如面向对象程序和“软件即服务”,都利用了复用子模块的思想。当你想要制作一幅地图时,你会说“这太麻烦了,数据太多。要是只需调用一个子模块就好了”。如今你调用Virtual Earth或者谷歌地球就会得到想要的结果,无须考虑数据及格式问题。我们要把这一思想提升到一个新高度并加以简化,这一新产品在程序调试、性能优化及离线工作方面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举一个极端的例子,我们可以把别人的整个数据库拿过来并在“云”里运行,相关的问题涉及计算管理、计算能力、数据属主、错误机制和错误信息,这就是云计算,其中有许多重大的发明和工作。微软在云计算商用方面的投资是最多的,也有一些很不错的计划。雷·奥齐(Ray Ozzie)会在明年披露。

  但这并不意味着反应速度快的本地计算只能靠边站,并不是每件事情都得用终端方式来解决。

  人们都很疑惑。“云”里有存储,文件会在“云”里存储并备份,“云”里有计算,这也很好。但把存储主机都放在“云”里似乎有欠考虑。这样做的主因是计算,计算并非无限自由,在延时、掉线和配置有限资源方面都有很大的问题。现在,我们已将一些试点客户的大部分数据库移进“云”里,并由我们来负责管理。在未来几年内,还会有一些数据库开始迁移。有些人认为迁移速度会很快,但我认为会有所差别。

  关于迁移到云计算,有两件事需要厘清。首先,客户端仍可工作,在存储主机迁入“云”内后,客户端保留缓存。其次,你仍可进行基于服务器的计算,虽然它也可迁入“云”里。那只是一个不同的数据中心,但它可能规模很大并涉及数据交换池。早期涉及云计算的程序如Amazon的S3服务程序中仍需要考虑多台计算机及其内在运行机制。

  雷·奥齐今年晚些时候会在PDC披露一项我们当前的工作,即在真正了解运行机制后,如何更容易地编写在云计算中大规模运行的程序。

  第五部分:Windows事业未竟

  穆勒:回顾Windows这样的操作系统时,您觉得有什么经验得失吗?您认为未来十年Windows还需增加什么呢?

  盖茨:我曾提出过一个著名的要求叫“复合存储”,即操作系统并不仅是一个文件系统,而是需要管理一个更多样的对象型数据库。你的联系人、日程表、照片、音乐和其他你喜爱的东西,以及你对它们的分级都存储在一个包含更多结构的环境中。你可以很容易在电脑中找到它们,并在各种应用软件之间自如移动。这一点我们现在尚未实现,但将会在我们向云计算的过渡中实现。我们将设计出特别的存储结构。例如,你想在手机、PC、电视和汽车电脑之间移动数据。你并不想仅仅移动文件,你想移动包含更多结构的数据。现在能满足这种要求的复合存储或者统一存储结构还没有出现,这很糟糕。你可能知道苹果和微软正在做后台字符串索引,但仅是一小步,还没法建立整个结构。

  现在的操作系统在人机交互上扮演着重要角色。我们已把Windows安装到微软的桌面电脑(Surface)中,但在如何添加程序模型,并与不同类型的程序交互方面,仍有许多未完成的工作。

  安全性也亟待完善。现在的状况其实是一个折衷,我们希望能有所突破,能让用户很容易明白他们的操作将会产生什么样的风险。现在用户在使用电脑时会收到很多信息,但他们并不知道如何回应。而且即使有目前的信息反馈机制,用户仍然会做一些非常危险的操作。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目前,不同设备上操作系统的升级工作需要依次进行。你得先升级这台机器上的操作系统,然后再升级那台机器……如果你有多台甚至一屋子的电脑,你应当只需要说,“我想给所有的电脑装上Adobe软件”,或者“我想把那个文件复制到所有的电脑上”。用户希望能整体完成这件事。我们正在解决这个问题,但现在还没什么头绪。

  以上这些尚待完成的事情中,云计算可以较好地完成某些任务。你的音乐,包括你的喜好,以及你的软件可以存在“云”里。如果你现在买一部新手机,会有很麻烦的初始化过程。为什么要这样?你应该只需说,“嘿,我是迈克尔·米勒,把这部手机弄得和我另一部手机一样好了。”即使新手机由不同厂商生产或使用了新软件,对于像电话本和日程表这样的东西,也应当可以相互复制。用户无须从头开始。
(叶西 杨琳)

相关分类

手机版|洛民 ( 陕ICP备05000061号 )  

GMT+8, 2022-5-20 21:32 , Processed in 0.128631 second(s), 13 queries .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112号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